发展更加公平更高质量的教育

——党的十八大以来财政教育投入情况及成效综述

教育普及水平实现历史性跨越,各级教育普及程度均达到或超过中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基本公共教育服务均等化加快推进,城乡教育水平差距进一步缩小;全体人民平等受教育权利得到更好保障,特殊困难群体得到更多关爱帮扶;多样化、高质量的教育服务供给不断扩大,让14亿多人享有更好更公平的梦想逐步成为现实。

党的十八大以来,各级财政始终坚持把教育作为重点领域予以优先保障,实现财政教育投入持续稳定增长。2012—2020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累计投入28.88万亿元,年均增幅为8%。在加大投入的同时,各级财政部门坚持建机制、调结构,推改革、增活力、问绩效,保基本、促公平、强管理,推动教育领域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更加清晰,财政教育政策体系更加成熟定型,教育财务管理更加科学规范,有力推动了我国教育事业发展迈上新台阶、进入新阶段。

“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为新时代我国教育改革发展描绘了蓝图。专家指出,落实这一要求,应充分认识教育投入在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中的重要意义,从体制机制上保证教育投入稳定增长,进一步提高教育财务治理能力,为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奠定坚实基础。

教育优先发展更有保障

近年来,各级财政把教育作为财政支出重点领域予以优先保障,注重通过加强政策设计、制度设计、标准设计带动投入,促进财政教育投入持续稳定增长。

《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一个不低于、两个只增不减”要求。从2012—2020年财政教育投入情况看,“一个不低于”持续巩固——2020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达到4.29万亿元,占GDP比例连续第9年保持在4%以上。两个“只增不减”优先保障——2012—2020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教育支出累计25.3万亿元,年均增长7%,持续保持一般公共预算第一大支出类别。2020年,各级教育按在校学生人数平均的一般公共预算教育支出分别达到普通小学12331元、普通初中17804元、普通高中18672元、中职学校17447元、普通高校22407元。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韩凤芹指出,近年来,我国财政收支紧平衡特征明显,政府坚持过紧日子的同时,财政教育投入保持力度不减,有力地促进了教育改革发展,为高质量教育体系建设提供了坚强财力保障,彰显了公共财政的职能属性。

财政教育投入的持续增长和体制机制不断健全完善,为教育事业优先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持,推动我国教育格局发生显著变化。一组数字值得镌刻在中国教育改革发展的史册上:

2020年,我国共有53.71万所学校,1792.97万名教师,2.89亿名在校学生,各级各类教育规模均居世界首位;学前三年毛入园率比2012年提高20.7个百分点,达到85.2%;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为95.2%,比2012年提高3.4个百分点;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为91.2%,比2012年提高6.2个百分点;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4183万人,高等教育毛入学率54.4%,比2012年提高24.4个百分点,已建成世界规模最大的高等教育体;全国新增劳动力平均受教育年限13.8年,其中受过高等教育比例达到53.5%;全国共有特殊教育学校2244所,比2012年增长21.1%,基本实现30万人口以上的县特殊教育学校全覆盖;在校学生达到88.08万人,比2012年增长133%。

在各级各类教育普及程度大幅提高的同时,教育质量稳步提升;教育公平取得新进展,农村地区和中西部地区孩子有了更好的就学条件和更多接受高质量教育机会;教育服务国家发展取得新突破,高校承担基础研究和重大科研任务,产出了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标志性成果。

韩凤芹说,党的十八大以来,通过完善机制、保障投入、优化结构、注重质效等一系列举措,财政在保障教育发展、推动教育改革、促进教育公平、增强教育内涵、提升教育质量等方面的政策导向作用突出,有力支撑了我国教育事业高质量发展,为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积蓄了人才资源。

教育公平迈上新台阶

随着教育经费投入逐年增加,我国教育发展水平总体进入世界中上行列,但教育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还比较突出。为此,近年来,中央财政加大转移支付支持力度、完善分配办法,将财政教育投入进一步向中西部等困难地区,以及教育发展的关键领域和薄弱环节倾斜。

将义务教育作为重中之重加以重视。近年来,中央财政认真落实中央有关决策部署,始终把义务教育作为投入重点。城乡统一、重在农村的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逐步建立健全,带动地方不断加大投入,优化支出结构,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水平稳步提高。2020年,实行全国统一的义务教育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中西部地区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提高到年生均小学650元、初中850元,与东部地区一致。全国1.54亿名城乡义务教育学生免除学杂费并获得免费教科书,约1400万名进城务工农民工随迁子女实现相关教育资金可携带。

补齐农村义务教育短板。2013年以来,财政部会同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相继启动实施了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以下简称“全面改薄”)工作、义务教育薄弱环节改善与能力提升(以下简称“能力提升”)工作。2014—2018年,中央财政累计安排1687亿元,推动贫困地区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条件达到“20条底线”要求;2019—2020年,累计安排“能力提升”补助资金592亿元,推动城镇“大班额”基本消除,乡镇寄宿制学校、乡村小规模学校和农村学校教育信息化建设明显加强,越来越多的农村孩子和城市孩子一样,享受到了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

积极解决幼儿“入园难”“入园贵”问题。财政部会同教育部等部门将学前教育作为重要公共服务纳入财政支持范围,积极支持各地实施了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公办、民办并举扩大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2012—2020年,中央财政累计安排支持学前教育发展资金超过1425亿元,其中2020年188.4亿元。

推动高中阶段教育实现基本普及。2017年,启动实施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中央支持中西部省份欠发达地区普通高中改善办学条件。

让残疾儿童得到更多关爱。“十三五”期间,各级财政大幅提高义务教育阶段特殊教育学校公用经费补助标准,着力改善特殊教育学校办学条件。数据显示,今年,全国残疾儿童义务教育入学率已经达到95%以上,残疾儿童“入学难”问题已经成为历史,让残疾儿童在同一片蓝天下共同成长正在变成现实。

建立覆盖所有教育阶段的学生资助政策体系。“十三五”期间,全国累计受助学生约5亿人次。2016—2020年,中央财政安排学生资助补助经费2258亿元,支持地方落实普通高中教育、中等职业教育、高等教育(含本专科生和研究生教育)等国家资助政策,积极推动教育公平。

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魏易说,近年来,中央与省级政府持续加大农村地区、贫困地区和低收入群体较为聚集学校的投入,基本解决了20世纪90年代普遍困扰我国农村学校的公用经费短缺问题,缓解了低收入家庭教育支出负担。“由于对农村教育的重视和投入,义务教育阶段生均公共预算事业费城乡差异以及县域内的校际差异显著缩小。”魏易说。

“我国教育不平衡集中表现为城乡、区域、校际、群体差距比较大。”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近年来,我国财政教育经费分配上尽可能向乡村倾斜、向中西部倾斜,相关政策措施持续细化,这些举措有助于缩小教育领域城乡、地域差距,促进教育公平的实现。

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实现新跨越

近年来,中央财政持续完善支持机制,优化支出结构,大力支持高等教育改革发展,推动我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质量全面升级,科技创新基础更加雄厚,自主创新能力显著提升,服务经济社会能力实现新跨越。

改革完善中央高校预算拨款体系。2015年11月,经国务院同意,财政部、教育部印发了《关于改革完善中央高校预算拨款制度的通知》,构建起科学规范、公平公正、导向清晰、讲求绩效的“1+ 6”中央高校预算拨款制度,推动中央高校提高质量、优化结构、办出特色。资金分配和管理强化政策以及绩效导向,向中西部、东北地区高校、民族院校、师范院校等倾斜。扩大高校经费管理使用自主权,增强中央高校按照规定统筹安排使用资金的能力。

支持加快“双一流”建设。“双一流”建设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在中央高校层面,中央财政整合设立“中央高校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学科)和特色发展引导专项资金”,2016—2020年累计安排专项资金919亿元,支持中央高校加快推进“双一流”建设。同时,不断完善专项资金管理方式,优化预算管理流程,给予高校更大自主权,调动中央高校加强“双一流”建设的积极性。在地方高校层面,由各地结合实际推进,所需资金由地方财政统筹安排,中央财政通过相关转移支付给予引导支持。

推动地方高校改革发展。中央财政整合设立支持地方高校改革发展资金,2016—2020年安排1890亿元,完善分配因素,优化支出结构,引导地方高校深化改革和内涵式发展,并向中西部等困难地区和薄弱环节倾斜,中西部地区占比达80%以上。同时,支持14个中西部地区(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各建设一所地方高水平大学,2012—2020年累计安排112亿元,支持解决中西部地区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相对不足的问题。

随着我国产业升级和经济结构调整不断加快,职业教育的地位和作用愈发凸显。近年来,各级财政部门把职业教育作为财政投入重点,新增教育经费不断向职业教育倾斜,引导和支持地方不断加大投入力度,优化支出结构,有力推动职业教育改革发展。

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田志磊认为,党的十八大以来,伴随我国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的推进,各级财政新增教育经费向职业教育倾斜,年均财政性经费增速超过10%,职业教育经费中来自财政性经费的比例不断提高,有力支撑了生均拨款制度完善、职业院校办学条件改善、教师素质提高、骨干校示范校双高校建设、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等各项改革任务,更好地满足了职业教育人才培养的需要。

2016—2020年,中央财政安排1036亿元现代职业教育质量提升计划资金,支持各地建立完善中高职生均拨款制度,拨款水平逐年提高,高职扩招持续推进,教学科研条件显著改善。2019年、2020年高职院校分别扩招116.4万人、157.4万人,连续两年超额完成扩招任务。落实《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部署,支持197所院校开展中国特色高水平高职学校和专业建设;支持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加强“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等,推动全国组建1500多家职教集团,吸引3万名多家企业参与;支持1+X证书制度试点工作,鼓励职业院校学生在获得学历证书的同时,取得多类职业技能等级证书,拓展就业创业本领。

多措并举之下,我国职业教育已成功构建起纵向贯通、横向融通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培养输送了一大批支撑经济社会发展急需的技术技能人才,正式迈入了提质培优、增值赋能的高质量发展新阶段。

来源:《中国财经报》